艺术家数字资产管理 访问量:79616

密博

MI BO
密博

pic1

密博

当代艺术家,生活、工作于北京

创作主要涉及“雕、书、画、字”四个领域

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雕塑系,获硕士学位

展览:

2018“雕、书、画、字”密博艺术展 798圣之空间 北京

第十三届艺术北京博览会 密博艺术展 A5展区 北京

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作品展 北京

获奖:

HKDA Awards 05 香港设计师协会奖

“X动力”全国大学生视觉大赛 最佳字体奖

第五届中国美院白金创意大赛 铜奖

靳埭强设计奖 优秀奖

第三届宁波国际海报双年展 字体铜奖

第七届全国视觉艺术大赛 优秀奖

在越来越多的雕塑艺术家受诱于综合媒介而不断“出走”装置领域的时候,密博回归并执着于传统雕塑表现。硕士毕业于央美雕塑系的密博,主创方向虽集中在雕塑,但长期深厚的艺术教养让他也同时涉及书画等传统领域。而这种“跨学科”的经历,让他在当代西方文明形态的理想模式一再经历祛魅的情况下,一直依循“东方式”的修炼与内观方式,而这无疑为其在对古典历史文化资源的梳理和考察,以及“现代经典”的体认和奠定上,提供了极大的助力。

在精神的凸显性上,密博偏向于把两种极端对立的元素并置,以此构建在悖论中的自圆其说,使得观者在“物像”面前达到一种突发性的丧失或惊醒。而这种已经开启的话语方式,无疑可以在哲学层面与现实语境里进一步展开。同时这种悖论性的修辞手法,使得作品中潜藏了讽刺的意图,并通过隐喻来营造作品的微妙效果和精神力量,观念化的表达方式与社会学批判被衔接在一起,显示了一种举重若轻的能力。

现代主义艺术的主导逻辑将符号导向了自主,以蒙德里安那些严谨追求神圣的纯粹性的绘画为典范。但这同时也是为了探索符号的任意性,这类探索有时是分析性的,比如早期的立体主义(特别是在拼贴和构成中);有时是无政府主义的,比如早期的达达或未来主义(特别是在诗歌和表演中);或者是变革性的,比如早期的俄国结构主义。以这种方式,现代主义对符号的“重构”在艺术形式和政治价值上变得极为多样化。

符号的使用在密博近两年的雕塑中随处可见,并在自主和任意性之间找到平衡,这两者形成了类似后现代主义的能指“游戏”,并以鲜明的视觉语言折射出创作中的哲学思考。在“戕人自戕”系列,“靶心”系列和“快餐时代”系列中,枪支、靶子、伸出的食指、方便面的面饼等,无论是几种符号结合运用,或是突出单个符号,都简洁了当地传达了一种讽刺意味。在密博的作品中,符号的多样性以对立而统一的方式存在。“生命心电图”系列中,《轮回》和《断尾求生》环状的形式连接起看似对立的生、死两种形态,而主题中显然透露出一种东方式的生命轮回观念,将完全西方的媒介、材质与自身的文化背景有机结合。

“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还于八法通,若也有人能会此,方知书画本来同。”元代文人赵孟頫早已在这首七言绝句中提出书画本来相通的见解,后来也成为“书画同源”理论的经典文本。同时从事水墨绘画和书法创作的密博,在两者之中皆体现出了强烈的块面关系。

观其书法,密博一方面循规蹈矩地尝试着与古为徒,另一方面,他又意图跳出传统意义上框架模式,摆脱程式化的笔墨趣味,密博较系统的临摹各类书体,其书法以行书见长,书风雄浑高古,用笔浑厚雄奇,但不失灵动润美,行书宗法“二王”,对传统法书心追手摹,基于多年的临习,他吸收历代名家所长,将书法深层次的文化基因与书法意境的延伸作为书法创作的方向,赋予其历史内涵及时代性,其书法在继承传统书风的基础上展现出一种新的气象。

自小开始摆弄水墨的密博在驾驭这一媒介时显得驾轻就熟,即使是在人物、山水的重复图式面前依然能够自如施展。密博选择避开了经典山水中需求笔力的皴擦笔墨,而是故意蘸取了更多的水分在纸上铺开晕染,制造出块面的层次。墨汁与纸张的自然作用,加上波涛中心的震颤笔法,以及高亮度的个人识别色在山脉上的点染,造成了动势剧烈的观感,造成近乎眩晕的视觉体验。画面中心的人物赤身裸体,站在水中,丰腴的肉体制造了视线的焦点,题目“江山肥美”一语双关,体现出作品背后的幽默。

“格式塔”的心理学在密博设计的字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“整体不等于个体的总合”,他的字体中,粗细起伏的笔画中往往潜藏着许多几何体。更甚者,他将立方体的块面、棱角与字形笔画作出连接,二维、三维的融合自成一体。密博将书法、美术字、篆刻、设计熔于一炉,他吸纳中国传统文字的精髓,古老的汉字在他手里幻化为美丽的精灵,方寸间传达出深厚的东方哲思,他的字体也分别荣获过“X动力”全国大学生视觉大赛最佳字体设计奖、靳埭强设计奖优秀奖、第三届宁波国际海报双年展字体铜奖等诸多奖项。

邮箱:546801989@qq.com

作品融合了哲学思考、社会批评、时尚美学等意识形态,他关注社会现实、关注自然生态等问题,反思西方现代艺术观念,回归东方哲学传统,他不仅仅是一个做雕塑的匠人,更是一个有情怀的思考者。他主张最大程度地提炼自己的独特性,喜欢把两种极端对立的元素构成在一起,推崇一种能唤起大众内心共鸣的社会化情怀,构建起了在悖论中自圆其说的哲理表达。擅长以西方现代视角激发出东方内在美学。以简约之名,化繁为简、借物言哲,用细腻的艺术语言诉说东方,用禅意的手法解读当下,别人是在做艺术,而他是在问道,问道自然、人和社会。

返回顶部